1. 国际新闻网 | 国际媒体组织(IMO)新闻部首页
  2. 欧洲新闻

专家:国际军控发展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 包括双多边协议的达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邹治波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后国际军控的发展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包括双边的裁军进程以及多边重大协议的达成。

卫星通讯社北京9月19日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邹治波日前在接受卫星通讯社专访时表示,今后国际军控的发展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包括双边的裁军进程以及多边重大协议的达成。

邹治波分析指出,国际军控的发展,不能只看在军控领域里发生的事件和事情,它取决于国际大的安全形势、世界的大国关系和战略格局。军控往往是跟国际的和平、国际上大国关系的缓和或者紧张程度息息相关,它不取决于军控本身的问题。

邹治波举例道,“回顾历史,可以看到,在冷战结束以后,90年代初,大国关系大幅度缓和,美国没有了俄罗斯这个敌人,东西方的关系缓和了,那么对整个和平的期盼成为了主流,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军控裁军取得了重大突破性的进展,而且飞速进展,这就是取决于这个国际关系的格局。”

他继续道,“另外,1991年达成了《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1993年达成《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这都是美俄在这个双边领域达成的重大条约。那么在多边领域,从1994年到1996年,谈判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这也是一个在核裁军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条约,限制了各国核武器的一个质量的发展,而且当时也谈判《禁产核裂变武器材料公约》,包括《生化武器公约》,也得到了很大的进展。”

邹治波指出,“为什么在90年代,军控进程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进展而且非常快,就是因为跟国际的格局、大国的关系,整个的国际的形势息息相关。所以,现在看军控今后怎么发展,不能单看中导问题。”

邹治波认为,中导问题的产生,主要是因为美国、俄罗斯跟中国这些大国关系发生重大变化,而主要动因在美国。

他称,美国2017年年底出台了一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中国、俄罗斯作为主要战略对手,开始实行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一个战略遏制和打击。中导只是一个方面,另外还有中美贸易战,与俄罗斯的外交战、制裁、乌克兰危机问题等等。

邹治波指出,“所有这些问题,表面上看似乎是地区安全和个别利益体的问题,实际上背后的东西就是战略的问题,就是美国在新的一种历史条件下,感觉现在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巨变,觉得自己势力下降,有一种战略的焦虑、战略的彷徨,产生了一种战略的冒险、战略的矛盾,想采用战略手段打击中国和俄罗斯,以保持自己的霸权地位。 ”

邹治波认为,“在这种条件下,《中导条约》问题的产生,就是一个大国关系变化的一个果,而不是因。所以,今后的军控进程也取决于国际的大国关系。”

他指出,“现在的大国进入了一个竞争与对抗的阶段,已经不是原来那种既合作又对抗的格局,而是合作变得艰难。在战略层面上,要想合作很难,战术上有可能合作。因此,今后国际核裁军的进程基本很难有突破性进展,包括双边的裁军进程,包括多边的重大协议的达成,外空问题、网络问题等等。”

2019年8月2日,《中导条约》在美国正式退出后失效。8月19日,美国五角大楼宣布试射了一枚陆基常规巡航导弹,射程超过了《中导条约》的规定。有报道称,美国驻罗马尼亚军事基地已经部署同类设备。此前,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曾表示,希望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

本文不代表 国际新闻网 | 国际媒体组织(IMO)新闻部 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snews.org/european-news/archives/2019/09/17/46/5682/

联系我们

001-518 313 0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ice@mecc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